湖南現代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湖南超700人援建!印在非洲紙幣上的煤礦是這樣建起來的丨百年薪火傳 湘企紅色路

點擊:0  添加時間:2021-06-25 18:59:00

什么樣的建筑能被記錄在一國紙幣之上?各國標準不同,但至少要獲得整個國家國民的認可。在非洲國家坦桑尼亞發行過的紙幣中,就曾出現過由中國援建的一座煤礦,它承載著湖南國企擔當,湖南先后共選派了七百多名工程技術人員和技術工人前往援建及改造,這就是基畏那煤礦。1989年,基畏那煤礦登上該國發行的1000先令紙幣背面,將中非人民的偉大友誼也鐫刻其上。


30多年過去,基畏那煤礦的煤炭產量仍占坦桑尼亞煤炭年產量的90%以上,中非友誼歷久彌堅。今天,《百年薪火傳,湘企紅色路》系列報道帶你再次回溯那段風云激蕩的歲月里,湖南國企人排除萬難、艱苦奮斗的援建故事。

援建坦贊鐵路:助力新中國恢復聯合國席位

煤炭被譽為“工業的糧食”,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能源。

1950年2月17日,毛澤東主席在出訪蘇聯期間,在莫斯科接見中國留蘇學生代表,給留學生任湘題詞“開發礦業”,拉開了新中國大規模開發礦山的序幕。


△毛主席題詞“開發礦業”。

“據老一輩介紹,我們國家在剛解放的時候還不怎么懂如何做煤礦設計,以往井工開采的煤礦基本上是國外設計的。”現年62歲的羅博爾是湖南第一工業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前總工程師,他回憶,至1954年,國家通過聘請蘇聯派伊敏列斯基和穆森科等庫茲巴斯煤礦設計院各專業專家進駐北京援華,指導煤礦設計和造價,培養了一批新中國煤礦設計技術的先驅。其中包括北京煤礦設計院的周文忠、祝藹祥、舒文思、蔡兆林等骨干人員,他們在70年代初調到了湖南省煤炭工業局設計院(湖南第一工業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前身)。煤礦設計為煤礦產業發展提供礦區規劃,并對指導和規范煤礦建設和生產行為、引領和應用新技術新設備新工藝、構筑安全生產環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彼時,大洋的另一端,非洲殖民地人民的民族解放運動如火如荼,20世紀五六十年代,先后有30多個非洲國家取得獨立。隨著美蘇冷戰的發展,國際局勢風云突變,中國的首要目標是獲得亞非國家的政治支持,打破西方國家的外交封鎖。1955年4月,周恩來總理率團出席在印尼舉行的萬隆會議,提出并堅持“求同存異”方針,打開了中國同亞非國家廣泛交往的大門。一年后,埃及成為首個與新中國建交的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國家。


△周總理參加萬隆會議。

上世紀50年代末到60年代末,基于毛主席“兩個中間地帶”的外交戰略,中國積極向屬于“第一個中間地帶”的亞非拉國家進行政治聲援和經濟援助。截至1963年,同中國建立外交關系的非洲獨立國家有加納、馬里、幾內亞、摩洛哥等9個國家。1964年初,周恩來總理在訪問加納時,首次提出了以平等互利、相互尊重和不附加政治條件為核心的中國對外經濟技術援助的八項原則,標志著中國對非洲援助政策的正式形成。此后幾個月,坦桑尼亞和贊比亞相繼獨立,亟需以經濟發展支撐政治上的獨立。兩國政府曾一起向世界銀行申請援建坦贊鐵路,但被婉拒;后來坦桑尼亞副總統卡瓦瓦訪蘇,請求蘇聯政府幫助修建,再度遭拒絕,在此情況下,他們轉向請求中國援建,中國政府做出了同意援助建設坦贊鐵路的決定。1967年9月5日,中國、坦桑尼亞、贊比亞三國政府在北京簽訂《關于修建坦桑尼亞-贊比亞鐵路的協定》,中國慷慨提供不附帶任何條件的無息貸款9.88億元人民幣,并派專家對這條鐵路進行修建、管理、維修,培訓技術人員,為非洲內陸國家提供新的出海通道。此舉在發展中國家和非洲引起極大反響,甚至轟動了英國、美國、蘇聯等發達國家。


△中國、坦桑尼亞、贊比亞三國簽訂了《關于修建坦贊鐵路的協定》。

得道者多助。當坦贊鐵路項目開始實施后,中國國際地位迎來歷史的轉折。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票數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其中非洲國家的贊成票數占總贊成票數的三分之一。表決結果一出來,臺下的掌聲、歡呼聲四起,一群非洲代表激動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圍成一團,邊鼓掌邊跳起了非洲舞,據說參加投票的坦桑尼亞代表身穿中山裝。這在當時的國際社會上也是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毛澤東說,恢復聯合國的合法席位是一場“沒有想到”的勝利,“這是非洲兄弟把我們抬進去的”!


△聯合國大會通過恢復中國合法席位決議時場景。

1976年,坦贊鐵路建成以后,成為東部和南部非洲近20個國家主要運輸線。


△修建坦贊鐵路時,中、坦、贊三國工人一起勞動。

基畏那煤礦設計攻堅克難:共產黨員的國際堅守

坦贊鐵路主要線路在坦桑尼亞一方,中國對坦桑尼亞的援助,不僅僅限于鐵路建設。像坦桑尼亞的友誼紡織廠、姆巴拉利農場、基畏那煤礦和馬宏達糖廠等都是我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所援建。根據國家對外貿易部和煤炭部的安排,1974年,湖南省煤炭工業局負責承擔了援助坦桑尼亞基畏那煤礦煤電及潔凈煤綜合一體化項目的建設任務。因在國內中小型煤礦設計經驗獨到,湖南省煤炭工業局設計院在前期就派出副總工程師周文忠等采礦專家配合煤田勘探,開始謀劃基畏那煤礦的初步設計方案布局。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湖南省煤炭工業局設計院周文忠陪同中國外經貿委領導視察煤礦施工現場。

1982年8月27日,我國與坦方正式簽訂了《基畏那煤礦設計合同》,授權湖南省煤炭工業局設計院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煤炭工業部煤礦設計院”的名稱承擔坦桑尼亞基畏那煤礦的工程勘察和設計任務。同年,該院成立了基畏那煤礦的一個工勘測量隊和一個工程設計隊,“當時對成員的政治素質和專業能力要求非常高,他們大多數都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把共產黨員派到最艱苦的地方去,一直是院黨委的優良傳統。”羅博爾回憶。其中,工勘測量隊由易容明、鄭如利等近10人赴坦桑尼亞完成基畏那煤礦工業場地的工程地質勘察和測量。“坦桑尼亞這個礦區大概有30億噸煤炭資源,相當于湖南省的煤炭總資源量,基畏那煤礦只是其中的一小塊。”羅博爾介紹,因為煤層是夾在山體的巖層內,比方說,把山斜劈下去,劈開的那“一線天“就是煤。山的海拔高度是一千米左右,露天開采不經濟,只能井工開采。而且,基畏那煤礦的煤層是“五花肉”結構(煤石互層),采煤機“啃不動”,至今也沒有條件實現采煤機械化。初步設計團隊由周文忠領軍,團隊成員有陳盛康、鄭守華、蔡偉、王隆志、周懷順、文正念、楊勝魯、劉紹麟和蔡兆林等。面對坦桑尼亞氣候、巖層系列、巖石特征和井下圍巖壓力等自然特征與國內大不一樣,以及“東非大裂谷”特殊的風化破碎地質結構,設計師們對該礦的井巷襯砌支護上缺少經驗。


△項目負責人周文忠

“坦桑尼亞有全世界有名的東非大峽谷,地面是個大峽谷,延伸到地底下就是大斷裂,地質學叫做斷層,比如說一張紙,折多了以后,折斷了它就有一個裂口,但巖層的石頭是脆型材料沒有韌性,地殼運動把它弄成一個大斷裂以后,還會產生很多的小斷裂,就像魚刺一樣的,有很多斷裂,這就把地下的石頭搞得很破碎,一打洞它就垮塌,打了洞以后怎么把它支撐起來不垮?是一個大問題。”羅博爾描述說。對此,該院組織成立的攻關小組,以毛主席的《實踐論》《矛盾論》和《愚公移山》等著作中的哲學思想作指導,運用“新奧法”(隧道施工方法)開展現場調研和試驗研究。近半年后,終于探索出了適宜基畏那煤礦圍巖且經濟適用的“短掘快襯”支護研究成果,發揮了共產黨員的先鋒堡壘作用,用科技創新解決工程實際難題。


△基畏那煤礦鳥瞰圖

除了地質構造的挑戰,項目還面臨龐大的手工繪圖、造價計算、中英文翻譯等關口。“當時我們造價計算工具很落后,計算器都沒有,做煤礦工程造價全靠算盤,從收集當地材料價格、中國的設備及零配件海運及關稅,到人民幣兌換美元或坦桑先令等,算盤噼里啪啦都要算。”羅博爾說,這些事放在今天很容易,但那時通訊不發達更沒有網絡傳輸,可想而知造價計算是很費工夫的。坦桑尼亞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因此,所有設計文件還需要翻譯有英文版本,工程施工圖則需制作成中英文對照文件。“當時我們在全國找不到一個煤礦設計是有英文譯文的模板,雖然前蘇聯有,但是俄文版本。“作為恢復高考的第一批大學畢業生,羅博爾與其他同學在1982年初被分配到該設計院,參與了該項目的翻譯工作:“我們全部要對口補習相關的專業英語術語,正好老工程師劉紹元曾經在開灤煤礦工作,相對熟悉專業英語,帶著我們搞翻譯,1983年8月完成設計和翻譯。”



△基畏那煤礦《初步設計說明書》及插圖圖集。

1984年,基畏那煤礦建設開工,周文忠帶領該院的高級工程師張國柱、文正念、王隆志、任家勇、蔡偉、周懷順及印尼歸國的華僑工程師陳盛康等50余人,先后奔赴坦桑尼亞作業現場。他們是來自采礦、洗選煤工藝、機械制造、四大件、電氣與熱電、給排水、建筑、結構、暖通、總圖和造價等領域的專業人員,配合解決現場施工和設計問題;同期成立黨小組,黨小組經常學習《毛澤東選集》,并深入學習毛主席的《實踐論》、《為人民服務》和《紀念白求恩》,當時,做一名像白求恩那樣的國際共產主義戰士是大家的共同愿望。


△1984年,湖南省煤炭工業局設計院第一批駐坦桑尼亞基畏那煤礦設計工地代表。

在生活中,援建隊要面臨更多的身體挑戰。羅博爾回憶,當地氣候炎熱,瘧疾、登革熱等熱帶傳染病流行,物資短缺,三年期間,設計組每個人都領教過瘧疾的疾苦。“當時是沒有預防針的,更沒有屠呦呦的青蒿素,只能用身體去扛,我就打過兩次‘擺子’,‘打擺子’就是瘧疾,一陣子熱一陣冷,發抖時蓋三床被子都是冷的。”有的隊員還遭遇過毒蜂的攻擊和毒蛇猛獸的威脅,但沒有一個人打退堂鼓,堅持小病不下“火線”,踐行并詮釋了共產黨人甘于奉獻、勇于犧牲的報國情懷,嚴謹細致、精益求精的“坦贊鐵路精神”。



△基畏那煤礦施工現場

基畏那煤礦于1988年10月建成投產,與坦贊鐵路一道為東南部非洲乃至整個非洲大陸的反帝反殖和發展振興作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性貢獻。

循環利用升級改造:再現“青山綠水”

基畏那煤礦項目運營了六年后,1994年,現場反映洗選作業產生了大量的劣質煤和發熱值僅1200大卡左右的煤矸石,經中國對外經貿部和煤炭部實地調研,國家確定對坦桑尼亞再次給予經濟援助。


△基畏那煤礦坑口洗煤廠

援助項目就是對基畏那煤電及潔凈煤一體化項目實施井下擴大生產區和潔凈煤生產實施循環再利用改造,改造項目包括擴大開采區、改造洗煤廠和發電廠,新建尾礦庫,改造核心內容是增加井下開采區、優化洗選工藝及提高綜合利用水平,改造只能吃精煤的普通燃煤鍋爐成為能吃劣質煤和煤矸石的沸騰鍋爐,充分利用洗選產生的低劣質煤和煤矸石作為發電廠的發電主燃料,進一步加大潔凈煤生產的廢碴廢水處理和循環利用水平,再現煤礦“綠水青山”的生態環境。

“1994年2月至4月,周呂云副院長、副總工程師周文忠和我赴坦桑尼亞,對基畏那煤礦采區開發及電站鍋爐改造設計進行現場考察,與坦方專家交換意見,并代表湖南省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國家委托的建設責任方)與坦方簽訂了設計合同。”羅博爾說。


△坦桑尼亞基畏那煤礦改造設計現場調研小組合影

兩年后,改造工程施工開始,羅博爾帶領5名共產黨員組成的設計施工代表組駐現場,執行施工設計服務,“這個循環利用,一方面是生態環境保護,一方面是綠色礦山,或者是共同體的綠色工業,這個項目把中國的最新成就帶到了坦桑尼亞,它起到了一個引領作用。”羅博爾分析。1998年8月該項目竣工,并移交坦方,在中非傳統友誼的歷史長河中,又一次歷久彌新。


△基畏那煤礦實景

如今,中國已經持續多年蟬聯非洲最大貿易伙伴國,其中在坦桑尼亞的總投資已超過70億美元,一大批中國援建或中坦合作項目為坦桑尼亞國家建設和中坦互利共贏作出巨大貢獻。坦桑尼亞基畏那煤礦成為我國對外援建史上唯一的煤礦項目,也是唯一的煤電及潔凈煤一體化、循環利用,綠色礦山項目。當前,在綠色“一帶一路”倡議,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煤炭等傳統能源行業迎來新的變革。湖南第一工業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總工程師龍朝暉表示,這對煤炭綠色開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通過加強綠色低碳開采技術攻關,未來要重點加強推廣保水開采、充填開采、煤與瓦斯共采、智能開采,高效洗選、高效燃燒等技術應用;同時,要加快由傳統的煤礦轉型到新能源應用領域,聚焦能源技術革命,積極開展攻關和創新成果的轉化應用,為生態文明建設貢獻力量。


來源:國資瀟湘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亚洲天天做夜夜做天天欢人人,久久久美女的天堂,99热国内只有精品,超碰97人人让你爽